带式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蓝港在线王峰一个试图改写中国网络游戏格局的人

发布时间:2020-02-11 05:37:16 阅读: 来源:带式过滤机厂家

在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度过“人傻钱多”的野蛮生长阶段之后,王峰是又一个试图改写中国网络游戏格局的人。

王峰如果不是自爆年龄,你会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满嘴挂着“诡异”、“无语”等网络语言的高个子帅哥是个不折不扣的六零后。作为第三代网游公司的旗手、蓝港在线的CEO,王峰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性情中人”,他会向记者勾勒出他理想的拍照姿势——扶着吉他、靠在墙上,在张口“兄弟”闭口“哥们”的快人快语中,透露出一股潇洒不羁的江湖性情。但深聊下去,你又会发现这个学理科出身、从营销一线起家的人,其实相当理性,对个人的定位、公司的规划都可谓深思熟虑。

“我是实力派!”

“我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一开始就光彩夺目,但给我三年时间,你一定会发现很恐怖。我们来了!”王峰说。

今年,王峰正好走过创办蓝港在线的第三个年头。公司刚成立时,王峰在公司的前台写了一行字——“三年进入第一阵营!”这句话不仅让所有在那个时期进入蓝港在线的员工印象深刻,也让业界对这个由“金山第三号人物”创办的企业寄予厚望。然而,在过去的三年间,蓝港在线却一直隐忍不发,甚至被业界批评过于谨慎,只发布了《倚天剑与屠龙刀》、《问鼎》这两款代理游戏,而号称在2009年打响的“三大战役”——连续推出三款大作,却连续遭遇跳票,《西游记》和《佣兵天下》分别推迟到今年的一月和下半年发布。“不跳票太难了。”从去年5月20日开始到12月,《西游记》一共测试了四个版本,无论是投资人还是王峰的手下都很着急,说“早点上,差不多就行了”, 而王峰对产品有着近乎病态的完美主义,他还不放心地问能不能等到今年五月再测一次。“我的心态是还要改得更好!”王峰挥舞着拳头说。

今年1月,王峰终于被说服正式发布了蓝港在线首部自主研发的作品《西游记》。4月初的一天,当王峰在电脑上看到《西游记》的在线人数第一次过十万人时,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在屋里跳起来,晚上拉着公司的员工们跑到北京的簋街喝酒一直喝到深夜两点半。面对《西游记》如今已经超过三十万的在线人数,眼前的王峰仿佛长舒了一口气,“创业的磨刀霍霍,磨了三年,现在有重新上阵的感觉。”而众人的感觉是,王峰的杀气又回来了。“吹个牛,蓝港今年的目标是进入前十名。”王峰说。

如果看看这家公司独特的架构,你似乎更能理解王峰在这三年的不易。从没有一个企业像蓝港在线这样在创业初期铺开这么大的摊子——它比盛大和巨人都更早地建立了工作室体系,即将游戏工作室的利益与游戏运营的收益捆绑在一起,每间工作室与公司的股权关系相当于子公司与总公司。从2007年至今,蓝港在线手里已经拥有六间工作室。“一上来就想弄个舰队,你领航,带着一堆工作室往前冲,这个过程跟你一个小船往前跑是不一样的。”王峰感慨。

之所以建立工作室体系,是因为王峰在创业之初就提出的一个宏大目标——把蓝港在线做成像EA(全球头号游戏发行公司)那样有研发能力的发行商。王峰意识到,一方面自己已经错过了靠引进一款韩国或者美国游戏就能发达上市的机会;另一方面,网络游戏发行公司也很难通过一两款游戏打天下,他便立下了做产品组合的方向。他画了一张图,在2D、3D、回合、休闲这四个象限里分别列出蓝港在线进入市场的可能性,而如此大规模的研发只能通过内部建立工作室来解决。

“一般的创业公司是这个结构未必是件好事,换个人来玩可能玩不定。”王峰说。而更深层的原因与他过大的融资规模有关,用他自己的话说,“融资太轻松,没费什么劲。”2006年,王峰刚从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的职位上离开,包括周全在内的IDG的几个老大听到风声后轮番找到王峰,“哥们,听说你不干了,是真的吗?我们愿意投资你。”一周之后,王峰顺利地拿到了第一轮融资——1000万美元。一年之后, NEA和北极光又主动找到王峰进行第二轮融资,这次的融资规模达到2500万美元。“要是第一轮就拿了一千万元人民币,你肯定就老老实实做一个项目,连运营都没法干,做好产品卖给别人。”王峰说。但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王峰就得到了3500万美元的巨额投资,他对蓝港在线早期的期待也从一个一般的创业公司变成一个必须在短期内搭建起来的中型公司。

操盘手的转型

三年之中,王峰完成了从职业经理人向创业者的转变。

王峰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玩游戏和分析游戏。他会在玩的过程中思考游戏设计的问题,然后跟游戏策划和运营人员沟通,但他没有成为任何一个项目的主策划,“自己做策划,只能做成功一款游戏,而且你还必须是个天才。”

十年的金山生涯依然给王峰留下来深深的金山烙印。就在大家都觉得手握重金的王峰会砸钱做出一个大片的时候,他反其道而行之,把大部分钱投给了培育未来的工作室,只是谨小慎微地投入了一两款游戏的营销。在一个不赚钱的公司里熬了十年的王峰特别能理解怎么省钱创业。“花钱最快的是什么?营销啊,一个月就一千万元,你说一亿元能砸几个月呢?”但谨慎也有好处,把资金留到了需要的时候。当《西游记》推出时,王峰连续三个月砸下每月千万元人民币的广告费用,直逼一线公司的投放标准。

当了老板之后,王峰的骨子里仍然有很多职业化的东西。“还是受制于多年的职业化,习惯被点名和业绩的压力,未必敢完全交下去了。”这是一个操盘手转型的不易之处。但王峰认为,过早进入老板放权的状态,蓝港在线会很危险。很多事情王峰会亲力亲为,在金山做市场起家的王峰深谙推广手法,第三代网游公司便是他提出的概念,“如果不给自己贴个标签就没人报道我们呀。”大部分游戏的名字也是王峰定的,他笑着说,“如果听听之前研发人员定的名字都挺可怕的。”

但王峰也有明显的变化。金山时期的王峰是一个彻底的竞争主义者,“我的文化是不跟任何人合作,跟谁都打,要把对方打掉。”在金山的十年,从毒霸、词霸到网游,王峰是从一场场恶仗中摸爬滚打起来的,从金山出来之后,王峰进行了反思,“打打杀杀,连朋友都没有了,还是合作更重要。”2009年陈天桥做联合运营的时候,找到王峰,他立刻答应了,目前他又跟百度联合运营《西游记》。

活了三辈子

“我教书教六年,金山干十年,不知不觉现在创业第四年了。就算到了2012年世界末日,我觉得也挺值的,因为我活了三辈子。”王峰说。重庆师范毕业之后,王峰被分配到重庆某军工厂子弟小学教书,教到第六年,王峰便觉得“在学校里待不住了”, 那个时候,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史玉柱这样的创业才俊成为年轻人的当红偶像,而他几乎能看到自己退休后白发苍苍桃李满天下的样子。

王峰辞职了,一下子跑到新疆卖保健品。这是最草根的创业,在这两年里,王峰跟人打过架,被人劫过车,被人抢了包还敢夺回来,“什么事情都干了,吃了很多苦。收获是胆子大了,不怕死了。”

等他1997年初加入金山软件做市场专员的时候,他显得比那些愣头青的应届毕业生厚重很多,“开会发言特积极,什么都能插上嘴,”雷军很快便注意到他。其后,受到重用的王峰几乎负责过包括产品市场部、营销总部、金山毒霸事业部和网游事业部在内的所有的重要部门,一直做到公司高级副总裁。

事实上,从2000年开始,就经常有人鼓动王峰创业。2006年,金山提出内部创业,甚至许诺王峰 5%的股份,王峰说自己当时兴奋得不得了,“打了那么多年的工,终于可以成为公司的合伙人。”但经过两个月的谈判,董事会最终否决这项提议,失落的王峰决定离开。“历史很奇特,当时如果不谈内部创业,我可能还不想走。”王峰说。

这截然不同的三辈子,让王峰拥有这样的自信,“没有我不敢进入的领域,给我三年,我就能做出成绩。” 他做游戏绝非出自发疯似的不吃饭不睡觉玩游戏的热情,他只是不反感游戏,早期玩过一些经典游戏。”今天做这些事,他觉得自己“能驾驭得住”。

工商税务服务

工商税务费用

广州代理记账注册

工商税务年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