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式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贪腐官员的大师情结官员命里缺桥水库上建国道

发布时间:2021-01-20 18:37:22 阅读: 来源:带式过滤机厂家

闽南网8月1日讯 “大师”王林无疑是近期网络上的“红人”,他曾保刘志军“不倒”,并被网友晒出多张与官员、明星的合影。随即他被曝光违规盖别墅,非法行医,服刑时期还越狱被抓,在狱中曾因吹牛被其他犯人揍得鼻青脸肿。一个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所谓“气功大师”,只不过靠着耍蛇的戏法,就让无数官员和明星竞相折腰。

河北省高邑县原县委书记崔欣元曾被曝因“风水大师”指点,用报废战斗机堵路,寓意升官发财(资料图片)

一个“大师”倒下,丝毫不影响人们对“大师”文化的追逐。请“风水先生”保平安,指点前途,甚至扫除仕途上的竞争对手,目前已是某些官员圈里不可告人的秘密。

反腐专家指出,很多查处的贪腐案例表明,除了有情色问题外,贪官背后往往有“大师”。不问苍生问鬼神,风水先生成为一些官员的精神鸦片、救命稻草和心灵鸡汤,甚至是腐败掮客。

贪腐官员的“前程”买卖

部分官员迷信,似乎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在媒体公开报道中,不少贪官更是成为这种文化的追捧者,折射出其信仰缺失和精神空虚的丑态。

原铁道部长刘志军为求“平安”,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刘志军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

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有“大师”预测其可当副总理,但命里缺桥,因此他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道,穿越一座水库,并顺理成章地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帮助自己“飞黄腾达”。

河北省国税局原党组书记,被称为“河北第一秘”的李真,也是一个迷信的“贪官”。2000年3月1日,被双规前夕,已是惊弓之鸟的李真还曾电话咨询“大师”,问自己此时去省委开会是否会有事,“大师”曾向其保证没事,而当天,李真就被“双规”。

河北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也是人尽皆知的“信佛”。为求仕途升迁,他也曾找“大师”算命,还将贪污受贿来的大笔钱财捐给寺庙,并送给寺庙住持一部轿车。此后,他遍访名山,周游名刹,同时在住宅内设佛堂、供佛像,还专设供道台、供神台,每月初一、十五烧香、念经、拜佛。

广东省清远市公安局原局长周伟煌利用审批签证、协助追债、发包工程等方式,为不法港商走私提供方便,收受贿赂40多万元。周的前任局长因贪污受贿被绳之以法。周伟煌认为,前任被抓是因为公安局的大门建得不正。为了“避邪”,他特意请风水先生现场勘察,随后把原来的门楼推倒,花钱重新修了一个。

官商“大师”的利益驱动

如今官员主动追捧“大师”指点仕途,奉上钱财以表谢意,无论在官场还是在提供服务的“风水界”,都已经不是新鲜事。

徐如(化名)是北京的一名风水先生,研读易经20余年,自称3年来指点过的人有上万人,在圈内小有名气,手里有一批重要客户,即一些官员和商人。

“不光问自己,还问别人,扫除一切障碍,保证自己发展。”另一个曾为多名县处级官员看相算卦的“大师”称,现在的有些官员不仅相信风水说,求他们保佑自己仕途平安,更有甚者会问及除掉官路“障碍”的方法。

卜问前途,扫除障碍,在一些官员眼里,成了“升官”的控制因素。这样的服务当然不是免费的。在徐如的宣传网站上,记者看到,徐如为人看风水,价格从1万元起至10万元不等,而为官员测定阴宅也是1万元起。

“普通人是明码标价的,但官员不一样,和古代皇上似的,高兴了兴许给你修一座庙。不过,这个不能往外说。”当问及看一次多少钱时,徐如称这是没准的事情,曾有某官员在经过其指点后,把吃喝用品成车地往他家送。

政治趋同和商业利益已经日渐成为官员和风水师之间的利益集合。徐如称,在很大程度上,官商请人看风水,不会进行公开讨论,但私下会形成风气,似乎是寄托于这种神秘力量来扭转自己的运势。在风水师圈里,对应地也会流传一些传说,哪些人看得很准,当官员发迹后,随即就走红了。

风水背后的真假门道

客户多了才能挣钱,对于以风水先生为职业的“大师”们来说也不例外。如何扩大自己的影响,仅靠官员圈里口口相传是不够的。

徐如说,有很多风水师会将自己与官员、名人的合影用作招揽“客户”的筹码,但这些照片多不会向外公布。这既能增加可信度,同时又给自己增加神秘感。另外,自己不能主动上门,“他求你,你是爹;你求他,你是鳖。你没事去给人算,那不是找事吗?”徐如称,即便再有名气的“大师”,也不会主动上门为官员服务。

“像王林这样拿着照片到处宣传,这就是犯了大忌,被自己给套了。”对于同行的“遭遇”,徐如并没有十分同情,甚至认为这也是“天命”。“为特殊客户保密是规矩,也是这个行业的基本素养。事实上,有些风水师在私下里告诉你的信息,绝大多数都是假的。”徐如称。

作为外行,即便是官员,想要去摸透这里的门道也并不容易,信息鱼龙混杂,很难分辨风水师的真假。“有的‘大师’吹嘘自己经手的案例有多少多少,名气很大,并且给你展示一部分,但是你怎么知道信息的真实性呢?即便是能公开的案例,也许他只是去凑个热闹,或者把别人的案例说成是自己的。”徐如称。

徐如坦言,为官员看风水卜卦,不同于普通人,行业内部有着诸多禁忌,如替人保密、不强求改变、不问及职位等,也不能随便问官员名字,一律统称“先生”。

反腐专家指出,许多贪官问题中,风水师的影子也若隐若现。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郑万耕分析,此举是源于人对自己的不自信,遇到什么事情,不是自己分析,而是选择求助。有的官员做了亏心事、心里有鬼,于是求神问鬼,寻求安慰,最终徒劳无功。

封建迷信还是腐败掮客

国家行政学院2007年发布过“我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与分析研究”的一项调查,其中显示:县处级公务员自称相信“相面”这种迷信形式的比例最高,为28.3%;有超过半数(52.4%)的县处级公务员,不同程度地相信“迷信”。

“我们国家选拔干部类似‘伯乐相马’,而不是公开竞争的‘赛马’,这使得官员升迁,更具有不确定性和神秘性。”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认为,官员迷信“大师”多是为自己仕途升迁,在现在的干部选拔制度下,人为因素的存在,使得环境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强,促使官员利用预测工具来改变自己。

“假设选拔制度是公开考试形式,官员会把宝贵的时间用来学习和补充知识,用于处理政务,而不是寄托于‘大师’的预测。”任建明认为现行制度下,干部的选拔缺乏公开而充分的竞争,掺杂了诸多不确定因素,歪门邪道因此应运而生。

对于“大师”为官员卜卦、看风水的行为,其本身并未触犯法律,而从官员的角度来讲,却违反了党的基本要求,是对“无神论”的挑战。在实际研究中,任建明发现一些“大师”在宣扬封建迷信的过程中,往往扮演的是腐败掮客的角色,利用手中极其广泛的关系网、丰富的人脉资源,建立官员和商人勾结的渠道。

“从过去的腐败案例来看,‘大师’为了满足其需要,牟取钱财,而官员为了仕途,提供钱财,背后往往能挖出严重的腐败问题。”对于利用权力腐败,严重违反党纪和法律的行为,任建明认为,诸如官员追捧王林这样的“大师”,已经成为现实版的造神运动,在官商当中愈演愈烈。要通过群众举报,来揭发官员私下的“变相腐败”行为,而根治这种行为,还必须依靠法律来严惩。北京晚报

焦作男科医院

南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治疗阳痿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