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式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二十二恶犬地狱-(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3:18:59 阅读: 来源:带式过滤机厂家

楔子

张屠夫的真名叫啥,大家已经都不清楚了。只因他姓张,又杀了十几年的狗,所以大家都叫他张屠夫,他倒也不恼,笑呵呵的接受了这个名字。从此街里巷外就都唤开了他张屠夫。张屠夫家祖祖辈辈都是杀狗的,听说他祖爷爷当年更是凭借一道荷叶狗肉赢得了慈禧太后的嘉赏,太后随意说了几句,小太监就找人订做了个牌子,檀香木的,上面写着四个字“狗肉之王”。他祖爷爷倒也不避嫌,笑呵呵的挂到了楼上。文革的时候他爷爷被打了个半死,也是硬咬着牙没吐出半个字。近些年来改革开放了,张屠夫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他这人杀狗不同于别人,他杀狗时,把狗倒挂在铁杆上,一刀下去,只见狗的肠子就已经被他攥到了手中,然后他就隔断绳子,任由狗在地上扑棱,他说这样杀的狗,肉鲜!旁边的吴老汉也学了他这么一次,结果还没动刀呢,就被狗咬住了命根子送医院去了。张屠夫的家里有一个大院子,他收的狗就放在里面。说来也怪,无论多么凶狠的狗一碰见张屠夫,都会立马趴在地上使劲摇尾巴做出求饶的样子,大家都说这张屠夫手里收的狗命太多了,煞气冲天才会让狗唯恐避之不及。

这天,张屠夫又新收了个徒弟叫刘晨,刘晨也很会做事,当天晚上就请了自己的师傅去了附近的三星级酒店搓了顿,定下了辈分。酒饱饭足之后,张屠夫挺着大肚子打着酒嗝就回家了。因为嫌狗身上的味太大,张屠夫的妻子和正上小学的女儿是不住在店里的,她们平时都住在市里的楼房里,只有每天早上八九点妻子才回来帮忙打理下店。张屠夫醉醺醺的开了门,忽的,他愣住了,眼前一只只狗像出了笼的饿狼,疯狂的挣着锁链笔直,狂吠了起来,有几只体型比较庞大的狗,已经隐隐的快要把链子从土里拔出来了。黑夜里一双双红眼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死死的盯着他。张屠夫惊的一身冷汗,酒也瞬间醒了,转身跑了起来。可两只脚的人哪能比得上四支腿的狗?只听见身后不断传来狂吼生,张屠夫心中一急,打了个趔趄倒在了地上。一张血盆大口带着浓浓的腥臭味向他咬了过来,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S市警局,我面色凝重的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了张臣,上面的头条分外醒目:“杀狗屠夫反被恶犬咬死,城市禁狗令是否应该加强力度?新一轮骂战火爆升级”“张臣,你怎么看?”“什么怎么看,被狗咬死很奇怪吗?说不定其中有只狗恰好挣脱了锁链,也说不定他倒霉,恰好碰见了一条疯狗,我跟你说,人要是不顺了,喝凉水都塞牙!”我点了点头。一般来说,现在喂养的狗,大部分攻击性都不算强,就算是疯狗,只要你不是拿石头砸它或是招惹它,它也不会闲的蛋疼来惹你,估计这货可能是脑子抽筋了想去招惹一下吧。我摇了摇头,放下了报纸,点上了一根烟,拿出了手机,点开了腾讯视频,准备批判一下岛国的爱情文艺片——《挪威的森林》。(哈哈,说,看到这里有没有人想歪了)。正当我看的兴起时,电话声却响了起来,我接起了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女人的哭声就传了过来:“警长,请你一定要帮我的丈夫报仇啊!他是被人谋杀的!”我一头雾水的问道:“额,你不要激动,先深呼吸。”电话那头的哭声停了下来,我接着问道:“你是谁?住在哪?”“我的丈夫就是今天上报的那个屠夫!555我....”挂掉了电话,我对着张臣说道:“走吧,麻烦事又来了。”

成都白癜风医院

北京治疗乳腺癌医院哪家好

上海肛肠医院